疫情大数据回顾系列二:为什么智慧城市信息化系统失灵了?

南京数睿 2020-03-28

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山不拒细壤,方能就其高。” —— 荀子


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强调,要放眼长远,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该坚持的坚持,该完善的完善,该建立的建立,该落实的落实,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智慧城市建设的初衷就是要能够通过网络化、数据化和智能化的手段实现现代城市的智慧治理。但这次疫情,我们的感受是怎样的呢?


举几个例子,一个是信息的发布,早期疫情数据的发布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即便后来通过各级卫健委发布了权威数据,也很少有人直接查看,老百姓更期望看到图文并茂的、有对比和分析的全景数据。这些需求的满足最早来自丁香医生等各个互联网科技公司,后来逐步的在各个政府的公众号和有些城市的移动端应用中有了类似的内容。


第二个是信息的搜集,早期疫情防控最重要的是对广大群众的行踪进行确认和排查,一个是行踪排查,是不是去过高风险区域,是不是和确诊患者有过接触,另外一个是体温排查,这个是新冠肺炎早期诊断的重要标志。结果就是,早期大量的社区基层人员,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以很原始的、重复的、正确性无法有效校验的方式搜集和整理这些数据。以至于“表格”满头飞,百姓不堪其扰,甚至出现了形式大于实质的新“表哥”。


第三个是资源的供需匹配,有的地方缺物资发布无门,有的热心人想捐赠不知道谁缺怎么联系?哪里最紧迫?有的患者无法收治,只能到网上去发帖救助。前者武汉大学的科研人员开发了一个资源供需资源管理的小程序,在后来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后者在很多权威的媒体,例如人民网,通过表单提供了相关上报途径,部分弥补了缺陷。这些活生生的例子都是和城市管理的信息化系统相关的,那么过去这么多年花了几亿、几十亿构建的智慧城市系统为什么失灵了呢?是规划出问题了,还是建设出问题了?是运营出问题了,还是服务出问题了?是投入不够,还是优先次序问题?笔者结合现实的例子,试着给出我们的一些分析,以飨读者。


1. 智慧城市治理的关键在基层,缺乏有效的“国家网格化数据管理的基础设施”

这次疫情管控的核心单元就是社区,社区是“听得见炮火的地方”,只有赋予社区新武装、新能力,让社区可以呼唤炮火,才能真正治理有效。所以社区就是这次疫情之战的基础作战单元之一。


从早期的流行病学调查、到中期的社区封闭管理以及后期的社区地毯式排查等等都是抗疫之战成功的关键。社区网格化治理就是要实现社区管理全覆盖,人人到人、事事到人。从管理方法和思路上,我们认为这都是很好的。


但这次疫情也暴露了,我们仍然缺乏很好的科技手段来实现社区网格化管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网格化数据管理。


首先要有无纸化的、灵活的和准确的数据采集手段,社区管理的基础就是了解情况,而了解情况最核心的就是采集数据。无纸化就是要求不能再用发纸质表格或者上门搜集的方式进行数据搜集,不仅仅是效率的问题,也增加了交叉感染的几率。无纸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发送一个申报二维码,通过二维码进入一个数据搜集表单就可以完成数据采集,也有在微信群里搜集数据的方式。对于部分无法自填数据的情况,后来出现了所谓的防疫机器人,主动通过AI语音机器人通过拨打电话的方式来搜集数据都是很好的数据采集方法。灵活性则体现在系统对数据采集需求的适应性上,因为不同时期、不同目的采集的数据是不一样的,有关于行程的采集、有关于体温的采集,我们期望即便采集内容不同也能很快配置和分发采集的表单。


过去智慧城市信息化系统面向老百姓的移动应用有很多是有一些采集能力的,比如环境卫生或者一些违法行为的主动上报。但这些系统都是写死的,是为满足特定需求而存在的。数据采集的准确是更重要的问题,怎么确保该填的人群全部填写了,怎么确保这些人反馈的事情是真实的,这里不仅仅是数据的填报也涉及数据的核准,比如隔离期间,确实可以了解被隔离人是没有离开隔离地的,再比如从高危地区返回的人确认没有隐瞒行程历史。“有需求就有供给”,这是市场永恒的规律,所以尽管现有的智慧城市信息化系统不能很好的满足以上需求,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政府需求强烈之心拳拳,各大科技公司也嗅到了机遇。有在现有各种App中增加疫情数据填报功能的、有专门开发了H5小应用来收集数据的,更有AI公司开发了专门的防疫语音机器人,一时江湖霍霍,好不热闹。但这些应用够了吗?是不是还有什么深层次的需求?没那么简单,我们认为一场关于智慧城市信息化的革命正在到来,我们将在后文着重阐述我们的观点。


其次要有协同的、深入的和开放的数据分析,“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社区数据的细流是城市治理的海的重要来源,基层治理的数据只有融入分析的海才能更好的发挥价值。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基层数据的采集非常重要,这些数据采集要协同。我们在服务社区的过程中发现,社区要面对多达十几个部门的基层管理工作,人手不够,很多数据的采集的内容实际是重复的,所以怎么减少数据采集的次数,做到同样的数据只采集一次、已有的数据不用采集,采集的数据能够自动上报等等,这些协同都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进行数据加工分析的基础。如果只有单点的数据,社区只能了解个体的大概,就是“就事论事”,但如果我们有了大量的数据,交叉关联和汇总就能发现更多的规律,从而防患于未然。


在本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我们讲了数据分析的四个层次。作为最能反映广大人民情况的基层数据是最重要的“传感器”,不仅仅是疫情防控可以使用,对于智慧城市的三个基础目标,即善政、惠民和兴业都有很好的用途。所以深入的分析,就要把这些数据汇聚起来,并且和其他相关数据关联起来,并通过好的工具或者场景释放出来,以发现规律,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限于篇幅我们不展开讨论,会在后续的系列中进入深入分析。


回头看开放,意味着这些数据不仅仅服务于已有应用,还要在符合法律规定情况下,开放给老百姓,开放给其他场景应用。在疫情期间,我们就做了”群防群治“ 在疫情协防的应用,群众可以反馈他们看到的问题,这些问题也会在社区公告栏显示,比如不戴口罩的情况、有高危区域回来隔离的情况。

最后回到初心,我们提的是“国家网格化数据管理的基础设施”,需要从一个新的高度来看待这个事情,这既不是疫情来了的一时之建设,也不是针对重大疫情地区的一地之建设,而是为人民服务的重大基础实施。


总结:

1、是以数据为中心的系统化建设,不是和某个应用绑定的简单功能,所谓系统化,就要有数据的完整生命周期的管理,采集、存储、分析和应用,都需要考虑。


2、要明确数据的拥有权、管理权和使用权。这里不仅仅有公有数据的使用,更有涉及个人信息的数据,如果不能很好的明确数据的这些权力以及配以完善的法律保障,可能好事就会成坏事,在本系列文章中,我们会单独回顾和分析数据隐私的问题。


3、要从未来看现在,建立匹配突发事情处理和各种应用的基础设施能力,增强数据主动采集能力,减少扰民,增强采集数据的共享能力,减少重复数据。


4、要增加基础设施普惠,即便没有很好的智慧城市基础的地区也可以以便利的方式建设这个基础设施,降低投入成本、增强系统的易用性。比如部署几个小程序应用,租用一些云设施就可以建立一个可用的数据基础设施。


2. “以人为本”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老百姓说好才是真的好

为什么疫情防御期间,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些弊端会被抱怨,因为“你建设的系统解决不了问题”,收集数据解决不了问题、数据通报解决不了问题,资源调度也解决不了问题,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从来没感觉过智慧城市建设的存在。


所以无论过去怎么宣传智慧城市建设有多么先进,或者社区基层治理有多么领先,“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首先要聚焦解决城市管理和运营中的刚需和痛点问题。这句话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往往因为角色的问题,自我体验的问题,人在认识上天然是自我的。是趋利避害的。乔布斯讲:Stay hungry,Stay foolish。很多刚需和痛点,只要能够不忘初心,从本我的角度去看,是比较容易找到的。“最多跑一次”就是很好的例子。因为有那么多的人为了办一件事情,要反复不断的到各个行政机关去审批,轻者延误商机,重者直接导致企业破产。能不能减少不必要的跑动,就在一个地方一次搞定这些事情,这就是“最多跑一次”的初心。从这次防疫过程中,到底哪些需求是真需求,是刚需,哪些是真正的痛点,是值得我们去回顾和思考的。确保各种数据的准确性和透明性就是疫情期间最大的刚需之一。因为未知才会导致恐慌。现有的智慧城市信息化建设并没有能够很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很长时间的指挥,可能都是盲目的,没有数据支撑的。可见未来围绕重大应急事件的情报大数据需求就是一个很大的需求,所以大数据为什么重要,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点。


在疫情期间,还有一个很大的事情是围绕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等急需医疗物资的需求、采购、捐赠和调度问题。我们在前面也提过,没有信息化系统考虑过这个问题或者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这里面可能有两个没想到的,第一个没想到是仅靠一个单位内部是解决不了的,甚至仅靠国家救援物资储备都解决不了。第二个没想到是还有那么多跳跳框框,不是为了尽快把物资传递给需要的人,而是要考虑合规等等在老百姓看了莫名的问题。所以围绕多层的可以全社会协同的物资大数据需求也是一个很大的需求。到这里可能读者会觉得这些事情过去没有遇到过,或者不容易想到,笔者认为可能真相不是这样的,过去SARS阶段可能也有类似的需求,只不过事情过了没有好好的去总结,而且从需求来看,这些真的是硬骨头,涉及跨部门协调甚至是组织的重构,需要城市管理主官有很大的决心和勇气才有可能突破。钟南山院士在谈SARS研究的时候,提到当时没有坚持导致现在手足无措,要吸取教训。可以同理来看智慧城市建设问题。


其次要把用起来和用得好作为目标,不断改进我们的系统。任何一个系统首先是要用,才有机会改进,要不断的迭代和试错,通过系统运营去改进。现在自上而下的通过一步步规划、建设和交付,再去使用的形式,是不能适应要求的。如果一个系统靠客户告诉我们想要什么,期望一次搞定,是不切实际的。任何有生命力的东西都是生长出来的。不能重建设轻运营,软件是产品、数据也是产品,只有产品运营起来才会有生命力。我们把传统企业的IT软件产品和顶级互联网公司产品对比就会发现,后者总是不断的在生长,快速迭代、快速反馈,重视用户体验,以数据说话。光用起来还不行,还要用得好,这里有一个关键就是要什么重视用户体验。


政府信息化过程中最要命的一个问题是客户和用户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一类人,付钱的人自己不用产品。比如疫情数据通报,付钱的可能觉得只要把相关数据准确传递出去就可以了,可以老百姓想看到更丰富的展现或者解读,环比增加了吗?增加的幅度是怎样的?未来趋势是什么?围绕这些数据我(老百姓)要关注什么?甚至还有一些衍生需求,比如知道了确诊者所在小区,马上就想知道我所在小区或者邻近小区有没有确诊者。甚至关注我做过的地铁、高铁和飞机有没有确诊者。只要这些需求被很好的满足,就会发现愿意使用的用户就会特别多,传播也会非常快。自然这样的应用也会得到老百姓很高的评价。遗憾的是,我们现有的智慧XX系统很少是按照这种方法来构建的,但值得欣慰的是,在疫情的中后期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大国企和民营企业参与了类似应用的开发。


其一是“硬核科技能力”,笔者以人脸识别这个大家熟知的应用来举例,在智慧城市包括这次疫情处理中,人脸识别也是很重要的应用场景。经过媒体的宣传,也许我们大部分人认为人脸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可以随便使用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现在比较准确的和得到广泛应用主要是约束条件下的特定应用,比如人脸要对齐到一个框,采用是高清摄像头,近距离补光拍摄。在更多的场景下,可能摄像头像素不高,人的姿态也是随意的,光线也不足,这些条件下人脸识别准确率就不足以支撑实战了,甚至有时候不能光靠人脸数据来识别一个人,需要加上很多背景知识的判断。


以小区摄像头为支撑的数据主动采集,一个小区能不能用尽可能少的摄像头,准确的采集到所有人的行为数据,不管任何条件,气候条件、人的装束变化以及人群涌入等等各种情况。这里就涉及到动态非约束条件下人脸识别、跨境跟踪、行为人知识图谱等一系列技术,这些技术离成熟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其二是“软能力”,即便科技能够解决问题,但很多问题的解决不是简单的生产力的问题,而是生产关系的问题,涉及横向部门边界的打破、纵向分工的打破甚至关系到内外部职责分工,甚或有的还和法律体系有很强的关联,这些都是需要软能力去解决,怎么突破?怎么创新?怎么权衡?


3. 从确定性走向不确定性,一场智慧城市信息化的革命正在到来

从历史回望来看,很多人可能都会把这次新冠疫情当做一个里程碑,在波澜壮阔的历史滚滚洪流中,人类再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威力,也再次告诉我们正在面临百年之大变局,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在增加。回到智慧城市的信息化建设,笔者认为这次疫情最大的“给予”就是信息化建设要从确定性走向不确定性,因为未来只有不确定性才是确定的。


疫情刚刚来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现有系统没有办法很好的处理这些突发的事件,因为我们的系统总是按照过去常规的规划来建设的,系统有什么功能,什么流程应该怎么处理?基本上是一个“循规蹈矩”的过程。有的是按照所谓的“顶层设计”一步步构建出来的,这个“顶层设计”是否稳妥,它考虑到这些不确定情况吗,没人知道。


纳西姆有本著名的著作叫做反脆弱,当我们重新用反脆弱的思维去面对不确定变化,重构我们对信息化系统构建的理解,我们就会多了一份从容,少一份慌张。


首先如果没有办法知道有哪些应用需要构建,我们就千方百计的提升应用构建的速度。过去我们谈智慧城市建设,谈某个信息化系统建设,我们会说6+2,7+3等等模块,这些模块总是基于我们对现有需求的理解去分解和构建的,甚至某个模块还有数十甚至数百个功能,我们看似构建了一个大而全的系统,但实际情况呢?为什么疫情来了,我们没有办法应对呢?因为我们的系统设计方法就不是面对这种不确定性需求的。我们的社区管理系统中有疫情处理这个模块吗?没有。我们的应急资源管理系统中有社会资源协调这个模块吗?也没有,甚至我们压根就没有往这个地方去想。尽管在疫情期间很多企业投入很多人开发了各种各样的应用模块,有在原来基础上扩展的,有开发了一个H5应用的或者小程序的,但这种方法不是“反脆弱”的,是“亡羊补牢”。


我们真正要做的是让应用构建可以非常快的完成,不需要编码、甚至不需要开发人员参加。我们要真正要去讨论的是这些能力应当如何构建?很多人会说,这不就是一个组件化开发思想吗?差别在哪里呢?


其一,这是面向业务人员的,理想情况甚至不需要开发知识就能搞定,会画图就可以,了解业务是主要的;其二,不是为了解决所有问题的,就解决一类问题,是大颗粒的。我们拿盖房子举例,我们不需要黄沙、水泥以及砖头、钢精这些基础构建块,针对我们的构建标的,譬如别墅,就需要墙体、楼板以及房顶等构建块,想想远大怎么6天盖15层楼的。这就是速度。如果真正了解大的应用厂商,过去的Siebel、SAP,现在的Salesforce,其软件架构设计能力和模块化构建能力是远远超过我们绝大部分厂商的,这也是核心技术差距。因为过去我们缺乏相关的场景,也没有大规模的用户,我们没有积累起相关的经验,但是随着这次疫情的发生,以及大规模新基建的开始,历史给了我们重要的机遇来以崭新的形式重新构建我们的应用。如果故事可以重演,那么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能极短时间搭建应用并联动各方。关于联动的事情,后面再讲。


其次就是数据的重要性,我们借用比较火的词“数据中台”来描述这个事情。在整个疫情处理过程中,数据的作用被提到一个很高的位置,因为没有数据就没有办法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数据就没有办法知道到底怎么发生的?也没有办法决策。我们在本系列一中已经举了很多例子。


对一个城市管理者而言,数据就是最好的参谋官。马云讲数据就是生产资料,就是重要的战略资源。这次大家都有深刻体会。我们讲“数据中台”不是在讲技术,要怎么建立一个大数据中心去保存各种各样的数据,我们更多是在讲业务,是讲怎么能够把整个城市涉及的方方面面的数据治理好,并使用好。我们平时听到的各种大脑,其核心之一就是数据中台。其内涵包括了技术、业务、管理和法律等诸多方面。


数据中台也是城市面临不同应用挑战的基石,只要有这些原料,有这些能力,就可以快速的去应对和解决问题。这里有三个误区,需要说明一下,其一,不要只重视干流,更要重视支流。这个前面已经提及,甚至对于很多地区往往支流到干流,特别是一些欠发达地区。其二,是先搞应用还是先搞平台。先搞应用,就像“剑宗”,应用不存,数据焉附,主要观点是围绕场景逐步沉淀平台,反对搞平台化、集中化;先搞平台,就像“气宗”,数据实在,应用多变,数据规整不应该假定应用形态,反对数用耦合、实在化。


笔者的观点是“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建设数据中台的本质还是为了解决问题,只要围绕解决问题不断迭代优化,可能两种途径都能找到好的演进之路。其三,没有数据就没法使用数据。我们知道城市治理中需要的数据千差万别,是不是没有数据就不能使用数据呢,表面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呢,我们既可以通过数据交换获取数据使用权,也可以通过多方计算或者联邦计算不获取数据而只获取结果,甚至通过众包数据的方式,获得碰撞的结果,总之只要想做就一定能找到方法。


想想疫情同乘排查,通过订票信息排查固然有效,通过发布受感染车厢信息,众人自查也是可以达到很好的效果。这就是疫情期间被广为传播的,疫情同乘查询工具。


最后就是连接的重要性,任何信息化应用必须把相关的人和物连接在一起才能使得信息流转起来,使得决策执行起来,连接的首要是入口。我们有时候会讲“得入口者得天下”,对于信息化应用也是如此。我们回想iphone怎么打败nokia的。每个应用就是一个入口,简单明了。应用是由众多开发者一起提供。当把这些做到极致就会产生本质的变化。所以当“健康码”、“通行证”这些简洁的,以二维码形式出现的应用连普通老百姓都能够使用,笔者觉得一个重构智慧城市信息化系统的时代已经到来。前面我们提到可以快速构建应用,但是需要连接,因为需要分发应用,需要联动。那么这些“码”就是很好的连接。不需要记住系统的URL,不要登录,也不需要经过复杂的菜单操作,我们可以通过码来快速传递一个个开放的应用,这些应用甚至可以由成千上万的开发者来提供,那么我们的智慧城市信息化何愁响应不快,我们解决问题的智囊就不是几个专家,几十个的团队,而是成千上万的“人民的力量”。


而在大浪淘沙中,根据使用让更优秀的应用能够留下来,这些不正是我们在智能手机里面,在消费互联网经历过的吗?我们讲用消费互联网的方式重塑产业互联网,这里有很多的经验来自“理念的对齐和实践的迁移”,我们再把互联网的数据使用和运营的模式迁移到产业互联网,我们可能就在重新塑造信息化的构建方式。


而这次疫情中,种种迹象不正在说明这一点吗?普天盖地的健康码该获取了多少数据,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上面我们从三个方面对“为什么智慧城市信息化系统失灵”这个问题做了简单的探讨。我们并不是去批判过去怎么做得不行了,也不是在鼓吹一些新名词新概念,而更重要的我们可以拿活生生的例子,来解疑答惑,只有找到这些短板、漏洞和弱项才能引领我们的进步。


尼采有句名言,凡是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让你更强大。相信这次疫情发生,对后续智慧城市的建设会产生深刻的影响,而大数据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内容之一,也必将迎来新的发展。


大家知道,这次疫情处理过程中,涉及到很多数据的收集和处理,也发生了恶意收集数据的情况,以致多地网信办再次强调了,数据隐私保护的重要性和对违法采集、分享和交易隐私数据加大处罚力度。本系列的第三篇,我们将来聊聊,数据隐私向左还是向右。欢迎大家持续关注。




马上试用产品 免费试用
观看产品演示 观看视频